整本書看到最後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幅美麗而沉寂的雪景。萬籟俱寂的深山裡,小小的黑點,兩個人,手牽著手無語而淡漠的走著。天荒地老,生死不負

有一點哀傷,卻又讓人覺得很幸福。

有些讀者也許覺得看起來痛痛的、有些讀者也許會覺得有些平淡無味;本書劇情無高潮迭起,卻是細水長流。在平凡的日常裡,瑞雪一點一點地付出他的溫柔、他的愛,而在劇終結尾的最後一章讓我深深感動。

 

男主角冷夜霜和瑞雪都是為復仇而活的人,練武、經商、登至高峰都只是復仇的手段之一。兩人的感情也並不純粹。冷夜霜救了瑞雪是為作日後復仇之時的一枚棄子,瑞雪為活著報仇而依附冷夜霜,冷夜霜教導瑞雪武功、經商之道,瑞雪為他殺人、經營天晴堡事業,且許下「生死不負」的承諾,而非「生死相許」。

冷夜霜有為數眾多的妻妾,瑞雪只是其中之一。在頭一個月過後,冷夜霜便很少與瑞雪過夜。不變的是,冷夜霜仍喜歡把瑞雪抱在懷裡。

冷夜霜無情。在床第間他從不憐惜,情動時說的話從來不算數。嬌妻美眷,他總膩的快,即使對瑞雪亦是,寵愛不過月餘。而他的溫柔......頗難懂,只有一直凝視著他的瑞雪體會出來了。

瑞雪很清楚夜霜的個性,他總用那一雙溫柔而理解的眼看著。瑞雪說,冷夜霜像個孩子,孤寂、無措、不知道追求的是什麼,只有一個念頭──「復仇」。那在「復仇」結束之後呢?

復仇結束了,冷夜霜清楚即將迎來的結局,瑞雪清楚即將迎來的結局。他們都在等著。

瑞雪說,「如果這是通往他心中唯一的道路,我願意陪他走下去。」

 

「......我不會跟他一起死,我會跟他一起活下去。」

 

在眾人皆逃離天晴堡後,天晴堡只剩冷夜霜和瑞雪二人。

天晴堡是冷夜霜的全部,他要與天晴堡共存亡。不願逃跑,不願作那懦夫。

 

「你要我逃走?」

「不,我要你帶我逃走。」瑞雪微微笑著,態度仍然很淡然,那雙眸子那麼靜、那麼淨。

冷夜霜沉默了,他只是凝視著瑞雪的眼睛。

事實上他覺得很疲倦,他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他清楚自己必須做什麼,他要一個輝煌的頂點,他要設計一個精準的計畫,他要在目標達成之後,和他一手建立起的一切,一同滅亡。

瑞雪卻微微笑了:「爺,如果是為了復仇而出生的,那不是很悲哀嗎?」

「就算悲哀,又能如何?」冷夜霜也微笑反問。

 

「爺,不是這棟建築物叫做天晴堡,你才是天晴堡。」

(以上一段截自小說內容,實際如何請見晴光豐年。)

這句話徹底感動我了啊!!!

要不是咱家身經百戰,這會兒要抱著一盒面紙搥胸頓足啊!

 

兩人的感情並不純粹,夾雜著利益、對彼此的相互利用。瑞雪總是說,「愛」這個字太美好,而他們兩人之間很複雜......那個字不適合他們。

在本書後記裡解釋的更為完善:

冷夜霜和瑞雪之間的愛情並不純粹,就如瑞雪自己說的,他們兩個都太複雜了,沒辦法用愛來解釋,他們的共通點就是他們都是為了復仇而活下來的,只是瑞雪比較早達成目標。

冷夜霜是個好像很複雜城府很深,其實根本單純的要命的人,他很愛她的母親,所以她要他殺人他就去殺,也許冷夜霜自己沒有發現,他在每個女人身上尋找一個純潔而健康的母親的形象,所以他喜歡的典型才會這麼明確,但是他沒辦法愛任何女人,因為他只是在尋找一個投影而已......(部分省略)

瑞雪最後對冷夜霜說:「不是這棟建築物叫做天晴堡,你才是天晴堡」,其實這並不只是說服之詞,天晴堡對冷夜霜而言,象徵著他對母親的懷念,所以只要冷夜霜還思慕著自己的母親,這個象徵意義就會一直存在......(以下省略)。

 

透過後記的解說,我才更清楚的了解那句話的意義。

雅生的這部晴光豐年真的很讚!短短一篇卻讓我感受到很深的情意,淺淺淡淡,卻一直都在,細水長流。真的是很棒的作品!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