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案:

葉卿上輩子過的挺爽的,
做為皇后,和渣皇帝鬥智鬥勇幾十年,
結果一不小心把渣皇帝玩死了——
再次睜開眼,她成了葉傾,
一大群渣男正在快速接近中——
你們這群蛇精病,都給本宮滾!
本宮分分鐘弄死泥萌!!

 

這一本小說讓我心情蠻複雜的,前半好看到讓我給五顆星,後半--自從女主角嫁人之後,就慢慢變得...嗯...有點微妙了。

後半部的好看度我只能給三顆星,有些地方甚至想給差評。

比如說男主角不得我心,除了專情於女主一人以外,我實在想不起他有什麼優點,脾氣傲嬌難搞,傲嬌如果傲嬌的有魅力也就算了,偏偏不是我喜歡的款式。忽而溫文儒雅(在他父皇面前),忽而強大可靠(很少),一下子又傲嬌炸毛鬧脾氣離家出走......你沒精神分裂,我都快精神分裂了。平心而論,我一點也不想哄一個這麼難搞的老公!!!!

論強大比不過二皇子,論(表面的)溫文爾雅比不過段小狀元,論可愛又不及咱家大毛。

男主的優點,專情......我不覺得整個小說裡就只剩男主一個人專情了。

 

不少地方轉折的太讓人錯愕,特別是進入大結局前,兩個皇子的死結就被葉傾一個計謀給解掉,然後二皇子的性格就從腹黑深情變成「只要看你一眼~ 一瞬間~」(music~)

......就算內心豁然開朗好了,我也是很接受不能啊!

而且最重要的男主角 -- 太子殿下,我也一直覺得他的個性變來變去的好奇怪。尾聲登上皇位的高昊,看著大殿台階下的三人覺得心好塞......我就在想,之前高昊真的有那麼喜歡葉傾嗎?

可能是前面作者對高昊的鋪陳讓我把他打入黑名單,畢竟你想想,妳男朋友在跟妳交往前對妳嫌棄的要死,有潔癖,摸到妳還嫌髒的要用衛生紙擦手,沒有衛生紙還會拿妳的衣服擦手。妳覺得呢?

沒打入黑名單就不錯了好不好!

新婚的時候(沒有感情基礎)還佈局,假裝自己天真無知,然後下藥坑死你、讓妳擺出羞恥的姿勢做出羞恥的事,妳覺得怎麼樣?(閨房情趣也就罷了,但一個人莫名其妙這樣玩你,我只覺得恨透了。)

美其名曰:像養貓一樣養妳,我簡直想把這王八蛋丟進垃圾桶裡。多專情都不想要。

 

再來是作者後半安排的小劇情,每個青年才俊的老婆都愛上女主角,搶著當女主角的正宮娘娘......

一點也不覺得劇情的鋪陳值得這麼一群千金貴女都這麼死心塌地的狂愛女主角,更別說這群女人的老公都曾經跟女主角求過婚,在人家結婚的時候給人家添嫁妝。

想想妳男友或妳老公其實不愛妳,心裡心心念念的都是另一個人......沒有立刻分手記恨一輩子就很好了。這樣的劇情發展不要太玄幻。

 

雖然後半部走下坡,但不得不說前半部女主發光發熱的地方還是蠻好看的。

像是被作者說很渣的男配們~

 

男配一:段小狀元、段修文,葉傾的表哥,京城少女的男神。

只要在公共場合出場,就是擲果盈車,收穫滿滿少女香帕、繡鞋,潘安等級的佳公子。但真實的性格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面對女主角,段小狀元就是滿滿的自戀。

女主角不管做什麼,都會被他看成「表妹果然心悅於我!」

其實還蠻好笑的。這麼帥的一個人,居然這麼自戀......

 

男配二:

曾經的未婚夫、林小將軍,林棟:平時不善言語,喝醉了之後就是個單"蠢"可愛的人。綽號大毛。

經典場面就是把林小將軍灌醉,然後問他問題。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特別經典的一段就是那段“你娘親知道麼?”(第87章)

 

葉傾輕嘆一聲,微笑著開口道:“蘇赫王子,你想知道我對你的看法嗎?”
蘇赫王子哈哈大笑,揮舞了下手臂:“我身體強壯,長的也頗為英俊,武藝更是不凡,你有什麼看法,儘管說!”
葉傾:“……”
大哥你把話都說盡了,還叫她說什麼!
葉傾伸手對著人群裡的林棟招了招,笑道:“林將軍,煩勞你過來一下。
林棟眉毛揚起,大步走到了葉傾身邊,無聲的轉了轉手腕,冷哼道:“這蠻子真是欠揍!”
蘇赫王子亦是大笑:“怎麼,可是要我打敗這個傢伙?只要打敗了他,你就嫁給我?”
旁人也大多做如是想,一個個眉頭緊皺,均覺得這法子雖然不大好,若是打擊一下這蠻子的氣焰,倒也不錯!
葉傾笑而不語,伸手又從身後宮女手中倒了一杯水酒,捧到了林棟面前:“林將軍,請喝了這杯酒。”
這已經是第二次葉傾公然請他喝酒了,上一次是妥妥的解決掉了寧秋二個姑娘對自己的痴纏,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那一次他醉酒醒來,兩位姑娘就先後派人來知會他,說煩請他找個好人家,兩個人願意嫁了。
有了上一次的成功例子,林棟不疑有他,接過葉傾手裡的水酒,一飲而盡!
片刻功夫,他白皙的臉上微微泛紅,眼神迷離的看著葉傾,傻兮兮的笑了起來,熱情的喚道:“大,大姐,你來啦!”
眾人一怔,均覺得有點不對勁,卻見葉傾伸手一指,徑直指向了蘇赫:“你覺得此人如何?”
林棟眨了眨眼,掉頭看了過去,一看之下,登時滿臉鄙夷,不屑的開口道:“你長得這麼醜,還出來亂晃,你娘親知道麼?”
一片安靜。
長安侯世子的嘴巴半張,段修文的摺扇定在了半空,連高昱都詫異的挑了挑眉。
林棟卻絲毫沒有停頓的意思,一句接一句的嘲諷起來:“堂堂男子漢大丈夫,卻惦記著弱女子的家產,人家的汗血寶馬,和你有什麼關係,你這麼不要臉,你娘親知道嗎?”
“人家姑娘容貌秀麗,家中富有,想要什麼樣的青年才俊嫁不到?你有本事,就讓姑娘心甘情願的嫁給自己!你這麼窩囊,你娘親知道麼?”
“一個大老爺們為了娶老婆簡直不折手段,還上升到兩國相交的高度了,你這麼厚臉皮,你娘親知道嗎?”
“到了別人家裡做客,人家看你是客人,熱情的款待你,你卻沒臉沒皮一個勁的說主人的不是,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你這麼不要臉,你娘親知道嗎?!”
所有人都聽傻了,顯慶帝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腦子慣性的緩慢轉動著,他記得,林小將軍是個挺沉默,說話言簡意賅又乾脆利落的年輕人啊,今天這是怎麼了!
這,這還是他的林小將軍麼!
長安侯世子率先回過味來,越聽越是興奮,手裡的摺扇在掌心拍的啪啪作響,就差沒大聲叫好了。
段修文饒有興致的聽著,對林棟的感官改善不少,只要給他家表妹撐腰的,都是好人!
高昱的目光在葉傾和林棟身上轉來轉去,若有所思。
“——你娘親知道麼?”
“——知道麼?”
蘇赫王子終於反應了過來,他眼睛赤紅,嗷的一聲向著林棟撲了過來,林棟退後一步,右手隨隨便便一揮:“你們都看什麼呢,此凶徒當著皇上的面行凶,還不速速拿下!”
兩旁的禁衛軍立刻高聲應和,刀槍劍戟齊齊落下,生生的把蘇赫王子架了起來。
林棟哼了一聲,伸手在動彈不得的蘇赫王子的臉上不輕不重的拍了兩下,語帶調侃:“哥哥再教你一下,我們不喜歡單打獨鬥,我們只喜歡群毆,我們一群兄弟,你一個人還傻乎乎的撲上來,你這不是勇敢,是愚蠢!”
眾人在心裡默默念叨,你這麼蠢,你娘親知道麼?!
果然,林棟慣例又來了一句:“你這麼蠢,你娘親知道麼?”

 

絕了!XD

 

男配三:

二皇子:作者文案裡提到的梁平帝重生。

葉傾前世的時候,看著梁平帝的四大寵妃和三宮六院,慢慢就變得心如死灰。但對於梁平帝的兒子們,她好好的把他們教養成人,而且養得非常優秀!目的就是來一齣像康熙兒子們的九龍奪嫡戲碼。梁平帝也剛好有九個兒子,有一個優秀的兒子是福,有九個優秀的兒子就是禍。九個兒子鬥著鬥著全死光了,最後梁平帝纏綿病榻,在將死未死之際,葉傾告訴他,她是怎樣使計培養他的兒子們互相爭鬥然後死光,還扶植了他所痛恨的人的兒子上位,而且連他死前最後一個心願都不幫他辦~

這,就是她的報復。

照理說,這一世重生,他應該恨她,

但並沒有。

這本小說我看到一半就偷看了他的結局,然後我就看到了梁平帝的番外。梁平帝死後被困在他的皇陵裡。有一天,他發現了一個宮女,就跟著她、看到了他曾經的皇后,現在的皇太后。看著她可以用一個下午的時間染指甲、放紙鳶、遊船,找各種有趣的事來玩......

看看前面活潑潑的一群年輕宮女,再看看笑的一臉溫柔的前皇后,高勛一直繃緊的心弦,突然就鬆了下來,
他飄到她旁邊,不動聲色的占了軟榻一角,眯眼看著上方的暖陽,漫不經心的想著,這日頭可真好,這種天氣,果然就該看美人們踢毽子。
從那一天開始,他再沒離開過她身邊,看著她從容的度過每一天,悠閑的享受著每一刻時光,有時候甚至都忘了自己是誰,好像他就是她,一直過著這麼舒服的日子。
當黑暗襲來,他的心中一片安詳,心道,啊,終於來了,轉念又是一想,也不知道下輩子,有沒有那個福氣,可以和她再做夫妻。

這一段番外寫得很好,我重複看了好幾遍,決定一定要看到最後。(大推這部的番外,一定要看一下!)

 

後半部比較讓人暖心的也是關於葉傾的前世,作為皇后,舉凡妃子們頭疼腦熱還是懷孕生產,太醫院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必然是濃重的一筆。葉傾的前世,和一位顧長春顧太醫就很好,可稱知己。

在顧長春的眼中,孝賢皇后心地善良,賢能大度,完美無缺。他愛慕著這位皇后,但發乎情,止於禮。

葉傾前世的時候也沒發現顧太醫喜歡她,直到她看到了顧長春寫的日記,想起了和顧太醫相處的時光、顧太醫對她說的話、想起了他曾經教導她認識藥草的那一段過往。

她才覺得,她上輩子的人生,已然圓滿。(超喜歡顧太醫~)

 

 

 

貼上一小段小說內容,希望看到這篇心得文的人,有空閒的話,還是可以把這部小說找來看看。雖然好壞參半,但小說內容真的寫得蠻有趣的。

現在回想起來,除了喜歡葉傾的魅力,喜歡喜歡葉傾的男配們,還有就是葉傾前世的故事。不管是那些關於妃子們的事也好、葉傾其實沒安好心但卻被作為賢能大度而表彰的事也好,還有,為了後宮操碎了心的過往 ── 都很有趣。

第十一章:皇后是個苦差事

作為一個皇后,皇宮裡的大小事兒特別多,尤其是過年過節的時候——清明要祭祖,端午要宴請群臣,中秋又是皇宮內的家宴。
這家宴和普通人家的可不一樣,旁的不說,一般人家哪裡有幾十號的小老婆!這幾十號的小老婆每個人再帶著兩個侍女,妥了,一宮殿滿滿的都是人!
這些嬌滴滴的美人裡,有懷孕的,有生病的,出席不出席都得弄妥當了,還有梁平帝喜歡的,就得往前坐,所以葉傾特別討厭過節。
別以為平時就輕鬆,這幾十個美人,一個個身嬌肉嫩的,反正常年都有人生病!
葉傾把這些生病的歸為三種情況,第一種是為了討梁平帝的歡心無病呻吟的,這也是葉傾的重點打擊對象,還嫌本宮不夠忙,一天盡添亂是吧,逮到一次就重罰一次!
不是喜歡裝病麼,乾脆就得傳染病得了,一個人住著,再也甭想出來!
第二種是偶受風寒,這是人之常情,葉傾很理解,什麼藥品補品也都準備的妥當,及時的送過去,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
最後一種就是真嬌貴,一年到頭就沒個健康的時候,像是最得梁平帝喜歡的四大宮妃之一的柔妃,就是一風吹就倒的主兒。
說起來,這柔妃是最後一個進宮,前面三宮主位,元妃是梁平帝青梅竹馬的表妹,淑妃是微服出訪時認識的紅顏知己,琴棋書畫無一不通的才女一枚,麗妃則是梁平帝巡視江南時,地方官員獻上的江南美人,腰肢柔細擅歌舞,一張臉更是傾城傾國,容冠六宮!
這幾位可都不是省油的燈,不然也不能從那麼多美人中脫穎而出,成為一宮主位,僅僅屈尊於她這個皇后之下。
就算這樣,柔妃依然進了宮,搞得其他三人相當不痛快,至於葉傾,哼,後宮的美人越多越好,人越多,鬥的越厲害,鬥死一個少一個,她才不心疼呢!
柔妃進宮後,就和梁平帝玩起了虐戀情深,經常摔臉子給梁平帝看,要說柔妃也是個聰明人,她和梁平帝作對,從來不是潑婦罵街樣或者亂摔東西,簡單講,就是不搭理你。
有一段時間,宮裡最常見的景色,就是一朵將謝未謝的花前,柔妃痴痴的站著,然後就潸然淚下了,在柔妃後面,是痴痴的望著她的梁平帝,而梁平帝身後,是一群要把手帕子攥出窟窿,咬牙切齒的美人們。
別說,柔妃這一招旁人還學不來,她天生體弱,看上去就有些弱不禁風,尤其穿著一襲白衣的時候,真是我見猶憐。
梁平帝那時候真是把柔妃當成心肝來愛啊,然後這心肝一有個頭疼腦熱,她這皇后就倒了霉了——
“你不是後宮之主麼?柔妃病了這麼久怎麼沒人知道?不是早告訴你,柔妃的藥一定不能斷麼?!”
葉傾也不是吃素的,玩上這麼幾回後,葉傾開始把柔妃的病當成宮中第一要事,每次柔妃生病,就發動大小美人去探病,保證柔妃那裡川流不息人來人往,就沒個消停時候。
弄上幾次後,柔妃終於徹底老實了,再生病,自己知道找御醫,會及時通知皇后殿下,要什麼藥材會自己說,葉傾對柔妃的上道表示很滿意。
林林總總的,破事一籮筐,要是不規劃好,當個皇后能把自己累死。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