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看書名就知道又是一本好笑的,而事實是──它沒有讓我失望。

劉雅君每次找沈衡吵架,幾乎都是敗北。你說正經的,她繞的比你還正經,你說下三濫的,她比你還要下三濫。比臉皮,她壓根沒有,比節操,那東西是個什麼玩意?葷素通吃,引經據典,說白了,那就是個滿嘴跑馬的人,但是,你能把她咋地?

害我不禁想到半個月前看的《嗨包子他爸》....你的節操還有沒有下限?

你的節操呢?就算節操不值錢,你也別丟的到處都是啊……

要說矜持這個東西,有的時候就像是天邊的浮雲,反正都被風吹走了,誰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飄回來。

女主平時都很聰明,但有時又會犯傻,武功還不錯,文采麻....經常用的讓人啼笑皆非。文中有段寫得好:

媒婆誇沈衡三歲能背三字經,五歲能舞,還能繡得一手好女紅,
卻忘了提說二十二歲的沈衡到現在能背齊的就那本三字經;
如果拎著裙襬轉圈也算能舞的話,她舞得也真是挺好的;
至於女紅,她確實是有著將靈蛇繡成蜈蚣的好手藝。

 

 

潑婦罵街這種事,其實是一種動作與語言交織,問候祖宗與反問候之間的一種強烈碰撞。
動作要領必要干淨利落,單手掐腰,上身前傾,以確保丹田之氣能順利運行三十六周天,叫罵出來的聲音才會鏗鏘有力。
說出來的語句,一定要通順流暢,詼諧風趣,讓聽者為之動容,聞者為之振奮。
當然,這一點因人而異,不同程度的問候方式,總會帶來不同程度的效果。
沈衡作為“半路出家的潑婦”,在動作要領上就落了下成。但好在沈大小姐自幼習武,丹田之氣還是甚為充足的。
就見她雙手叉腰,帶著勢如破竹之勢又吼了一聲。
“殺千刀的張青賢,你們家祖墳得冒多大的青煙能才能讓你坐上這不辦實事的位置。老百姓餓肚子嚼草根的時候,你連眼皮都不抬一下,如何配做一方知縣。”

男主蘇月錦是當今聖上最寵愛的皇子,那智商之高....是把所有人都耍著玩的。他辦案的時候喜歡出奇招,總是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峰迴路轉,突然就殺了你一個措手不及。他當今聖上的爹拿他沒辦法,他娘雖說不上放任,但也沒阻著他做什麼事。性子憊懶,也就女主沈衡能稍微制著他了。

就拿上朝這件事來說吧,蘇月錦不是個早起的人,他老爸都習慣在正午前見不到他了。成親之後,他家老爸讓沈衡催蘇月錦起床,他就開始找起藉口了:"被子病了,我要留在床上照顧它,你要一起麼?"。你能再無恥一點麼?

 

在蘇月錦之前,沈衡有過一段純真的愛情。她喜歡上了丞相之子林羲和,林羲和也曾喜歡過她,只不過....人是會變的,光是他把沈衡的信丟掉──那情,就已經淡了。在一片真心被踐踏之後,沈衡明白了什麼叫門當戶對,什麼叫高攀不起。以至於沈衡雖然知道自己喜歡上蘇月錦,還是守著自己的心,來個君子之交淡如水,遠離蘇月錦。

而沈衡在糾結時,他爹還說了一段話:

她以為她爹會再說幾句名言警句來安慰她,然而接下來的話,卻是十分通俗易懂。
沈括說:“生米困惑的,是要不要被煮成熟飯。而熟飯需要困惑的,則是煮米用的鍋子適不適合自己過一輩子。衡衡,爹不是腐朽的人,若你真覺得這口鍋太金貴想要抽身,爹還是會支持你的。”
他說完這句話,便去睡了,徒留下一個“我很開明”的背影讓沈衡徹底僵硬在了原處。
生米煮成了熟飯?可是她這飯還沒熟呢啊!!
她爹怎麼......
蘇月錦!!!

老娘什麼時候跟你煮飯了!XD

蘇月錦其實喜歡沈衡很久了,那些被林大公子亂丟在草地裡的信被蘇月錦撿到,他冒充林羲和回信給沈衡。一來一回,蘇月錦就喜歡上了沈衡,利用自己的權力接近她,甚至賴在她家不走。得寸進尺,不外如是。(跟《天下最二》的書生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阿衡,你能不能過來幫我磨墨,這樣寫起來也快一些。”
“不-能!讓你的丫鬟來。”
她是不會再妥協了。
“可是他們今日放假啊。”蘇千歲說的面不改色。
這人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還真是越發精進了。
沈衡惡狠狠的拿眼瞪他。
“正午的時候還有那麼多端盤子的,什麼時候就開始放假了?”
他甚是無辜的指了指窗外。
“就是剛才放的。”
院子內的桂圓公公正在有條不紊的組織僕從離去,看見他們看過來,還堆著滿臉的笑意邀功請賞。排列整齊的隊伍,實在讓她大開眼界。
果然是,剛-放-的。
“那就讓桂圓來磨。”
她說的咬牙切齒,她怎麼就忘了這人混賬起來,比坊間的混球還要無賴。
桂圓是近身伺候的人,奏折寫完也要由他送進宮裡,她就不信連他也要“放假”。
“桂圓啊。”蘇千歲皺了皺眉,似乎也在想用個什麼像樣的理由合適。
桂圓公公卻是在聽到之後,猛然撞上一旁的磐石柱子。
“主子,奴才的手斷了,磨不了墨。”
果然是好樣的。
沈衡盯著那柱子裂出的一條條細紋,真心拜服了。

柱子:幹!XD(中華一番梗

撒嬌賣萌沒下限,但你能把他怎麼著?

 

配角們也很有趣,有個蘇漾是蘇月錦的童養媳~ 而他的人品....坊間有句老話說的好啊。一個人不待見你,或許是他不夠了解你。兩個人不待見你,或許是時運不濟,要是都不待見你,就好好琢磨琢磨人家為啥不待見你吧。

跟蘇漾配對的是蘇月錦的師姐,因為蘇漾身世的關係,所以他沒打算好好的娶妻,只想好好的守著蘇月錦當皇帝之後就離開。可苦了他師姐....各種手段都用過了,上吊、跳河、割手腕,就連胸口碎大石都試過了。

沒錯,胸 口 碎 大 石。試問,胸口碎大石要怎麼逼婚,作者您能再加寫一篇趙晗逼婚的番外嗎......

此外,雙方的父母也都是有趣的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女方長輩的個性都跟女主太像了,蘇月錦的母親是皇后,屬性是面癱。沈衡的娘叫陸雁回,路痴屬性,個性上風風火火的,來去如風、爆裂似火。

沈衡的爹也是個妙人,開頭第一章他就躺在棺材裡出場,絮絮叨叨的交代著自己的後事......此外,他是個好爹爹。有點酸腐,但為了自己的女兒,他不在乎他那讀書人的自尊。點頭哈腰跪地屈膝、為了自己的女兒被打,傾盡自己愛著護著女兒讓我挺感動的,而沈衡也為了他爹收斂了性子,學著做個端莊的女孩子。

而皇帝陛下麻....除了對兒子的無可奈何外,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總在皇后面前刷自己的存在感。

 

最後是沈衡懷孕了,蘇月錦就堂而皇之的請了陪產假~

蘇小千歲鮮少進宮,但凡要去必然是了不得的大事。
一封薄薄的折子,寥寥數字,氣的今上又摔碎了好幾只茶碗。
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多少次駁回他的折子,反正拒絕之後他都會在第二日靠在殿前等他。
堂堂一位王爺,公然上書要在家陪妻子待產,這話傳出去不要被人笑掉大牙?!
但是這東西,不論你批是不批,折子就在那裡,不遠不近。
不管你願不願意,你兒子就在殿前,死皮賴臉。
聖上咬牙切齒的說:“衡兒懷孕,你陪在家裡能幫什麼忙?”
“剝桔子皮啊。”
蘇小千歲慢條斯理裡的綴了口茶水,十分認真的說。
“最近她喜歡吃酸的,一天就能吃掉一小筐。”
氣的當今聖上差點兩眼一翻直接暈過去。

順便附上:《見與不見》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愛就在那里,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棄;

來我的懷里,或者讓我住進你的心里。

默然,相愛;寂靜,歡喜。

不論你批是不批,折子就在那裡,不遠不近。
不管你願不願意,你兒子就在殿前,死皮賴臉。

9385004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