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我又把《八夫臨門》給再看了一次。

嗯~~還是一樣捶心肝的好看呀!感想還是沒變,希望作者可以出的長一點......特別是前世今生,精采正要開始女主角就走了,身體還給靈上。新的遊戲也是稍嫌短了點,很希望可以出女主回來之後的生活,像是結婚、婚後和八夫的發展(就算斷緣也想看到怎麼斷的!)等等。

看完意猶未盡就把同人也看一看,不過我只看作者貼出來的,若是鮮網也有人寫同人,那就很抱歉不在我的心得之內啦~

首先,我最喜歡的是〈翰林〉,用一個孩子的角度,去看身邊的人對小舒的愛。除了正文裡的君臨鶴、軒轅逸飛、軒轅掣(ㄔㄜˋ)(遠塵),還多了孩子的“先生”。感覺上這個“先生”是個不錯的人,我喜歡。

以下奉上【翰林】

  我是在青州旁的一个小村子出生长大,

  爹爹有几亩地,有天,卖了田,带着大娘二娘,还有家里的孩子们,

  搬到一个大些的村子里去,他说村子里有私塾;

  私塾里的先生,之前为了求功名,进了一趟京城,

  后来好象只有二进,又欠缺银两打点,所以没有官职,只好又回了村子;

  先生长的很斯文,长发束冠,一身整齐的灰衣,腰束着浅色的带子;

  这村里,大家都粗布粗衣的穿著,很少人像先生那么整齐……

  我们搬进这村子里没多久,就听说,又来了新的人家,一个女人,

  带着一个不会走路的男人,还有一个还在强褓中的孩子……

  村子里的人看虽然买了房子,可是一个妇道人家也修不了屋子,

  大伙聚着,一起去帮她修墙补瓦,等下了工,那女人会煮些好吃的,

  然后又拿出一些很香的酒请大家喝……

  爹爹也很喜欢,我那年十岁,还不懂得酒的美味,有回跟着去帮忙,

  之后浅尝了一口爹爹的酒,被酒中的辛辣,呛了一口,

  后来房子弄齐了,那女人说要在旁边搭个屋子,开间酒馆,

  村子里的男人一听,大家又聚在一起干活了好些日子,

  等到酒馆一开,热闹的很……

  但那女人说什么中午营业,晚饭前要关店?!

  我不懂,爹爹喝酒多是晚上,怎么晚饭前就要关店了?!

  还有开个五天休两天?这边大家都是看老天吃饭,

  她如果天天都开,这样钱不是赚的比较快?

  我有天在私塾问先生,先生笑了笑,说[因为是人,所以要休息]

  那天先生教的是"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

  我们默了一遍又一遍,先生站在窗口,看着屋外的景致,很久没有说话……

  爹爹很中意那家名唤“舍得“酒家的酒,可是大娘二娘不喜欢爹爹经常去喝,

  爹爹想了想,叫了大哥过来,大哥已经二十有四,体格长的跟爹爹很像,

  高大魁武,两个人在桌子旁讲了一阵子,又要大娘过去,拿些银两,

  请村里的王婆去说说媒……

  我远远的看过那女人,虽然不丑不老,可是应该也不小了吧?!

  那小娃娃听说已经两岁多,整日带着那花不溜丢的山猫,

  在村子里跑来跑去,如果那女人嫁了大哥,

  那小娃娃就成了我的侄女,嗯,

  这样我也可以像弟弟一样,跟那山猫一起玩……

  有位君真人,每月都会过来村子里一趟,

  看看村头的张老头,他瘸的腿有没有好些,

  还有村尾的林大婶,那能预测风雨的痛风还有没有发作等……

  有天我问先生,为什么大家叫那戴着帷帽的人君真人,

  先生笑笑[因为他,在凡尘里]

  我不懂,我问先生,为什么在凡尘里,就要称呼他真人?

  先生摸摸我的头,答[因为,他还未成仙啊……]

  那天,先生教的是"惮心朗照千江月,真性清涵万里天"

  我回家的路上,想着成仙好,听说仙人法术一变,

  那个食物就上桌,要是我成仙,我先把家里的米缸填满,

  再看看能不能变出些元宝犁牛来……

  年刚过,下了一场小雪,

  上私塾的时候,先生考我们,背出应景的诗句或是对句……

  “雨过兴来临竹圃,雪晴淡墨点梅花”小虎子大声背

  先生点点头

  我才准备站起,

  一群准备下田的孩子,路过窗外,嘻嘻哈哈的谈笑……

  私塾里几个孩子都羡慕的看着窗外轻快的身影,包括我……

  先生突然念[宝剑锋从磨碉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我们听懂了,有些惭愧,但我心底,有了一个心愿;

  哪天,我们是不是也都有机会,

  以笔为剑,不求骋驰官场,但愿为民做主,撑开一片青天……

  没多久,听说那女人捡了一个乞丐,我们几个在私塾里笑谈……

  先生一进门听到,大怒[哪个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因为有所求而不满,乞之,乃人之本性;而那……]

  先生顿了顿[那善人愿意收容乞丐,乃仁义,此乃人兽之别!]

  那天,我们抄写了一百次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那天回到家中,坐在桌上吃饭,碗筷相撞,铛铛之声不绝……

  大娘笑问[是不是在学堂做了坏事,被先生责罚……]

  我把私塾发生的事讲了一遍,桌上安静了一会,

  大家才沉静的开始吃饭……

  大娘问[要不要请王婆再去一趟?]

  爹爹不知在想什么,大娘问了两次,才回神,答道[不用了……]

  没多久,那传出那乞丐在君真人的照顾之下,突然一表人才,

  不久之后,听说君真人想要常驻小村子里,大伙又一起出动去帮着盖屋子……

  我照样每天私塾去见夫子,夫子最近教治国论,

  很是枯燥乏味……今天,夫子看我们懒懒的样子,

  要我们抄写十次"思其艰以图其易,言有物而行有恒"

  夫子站在窗边,手指抚着系在腰旁的一个竹筒,

  那竹筒我认得,是那女人刚搬来小村没多久,

  有天大雨滂沱,她带着小娃娃,在私塾的屋檐下避雨,先生借了她一把伞,

  隔天放晴了,那女人带着伞,还有一小壶竹筒装的酒,

  说才来,家中还没有陶盆土罐,先就着竹筒;

  竹筒就是村外山中的青竹,一节含头尾,外面的青竹,

  不知用什么削去了一些,层层叠叠,隐隐看着,竟似山水……

  先生那时不懂怎么打开,那女人拿着竹筒,

  在上端轻轻一扭,那上头的竹节竟然是盖子样……

  先生十分喜爱,一谢又谢……

  没多久,就看到先生或装水,或装茶,穿上了细细的线,总随身带着……

 

  才过完年,那女人就走了,留下了酒馆,继续酿酒的运作……

  村子里的人都站在村口,目送马车远去,大家散了之后,

  我为了捡个地上的小石头,眼角却看到先生还站在原地……

  那年,我十二岁;

  苦读了好几年,先生的私塾,最后只剩我一人与小狗子,

  小狗子喜欢带村里的小孩玩小兵兵,先生教他行军诡策,

  我已经忘了要当青天的心愿,沉迷于诗词古文字行之间,先生教我评论解析……

  后来,我两一同入京,小狗子进了兵营,我也考取了功名,

  分派到了皇宫里,收整文物书籍的翰林院,

  里面涵盖了前王的批卷,民间收寻的野史,古籍,散乱的史册等……

  中间回了家一趟,村里的人都很高兴,先生也是,

  我看到那管竹筒,仍然系在先生的腰旁,可是原本青白的竹身,

  已经略略泛黄……

  先生的头发,跟爹爹的一样,也白了……

  回到皇宫,有天,在翰林院里整理书籍,翻出了一本有趣的书,

  外面包着女戒的皮,里面却是千暮雪写的亲亲小爹,

  千暮雪呵……是个特异的写书人,写常人之不敢写,

  又不知从哪找了一位绘画大家,画那一幅幅的活色生香当作封面……

  在就着余晖翻阅的时候,书中飘下了一张泛黄的纸,

  我弯腰拾起,纸上浓淡的墨色,勾勒出一个带笑的女子,斜靠椅上,手拿书卷,

  双眼笑意盈盈如春水……

  左下题书:

  凉亭立园中,曾记锦绣良夕,一枕凝香残梦,似行云无迹。

  宫墙高耸似囚笼,何处问消息,还是一年春暮,倚东风独立。

  龙飞凤舞,墨深透纸,笔法的起收提顿,都是那么熟悉。

  虽然没有属名,但我在归类了众多圣旨批卷,自然认的出来的……

  这是退位让贤的前王所写……

  这……该怎么归类呢?

  想起之前,送了本史册到御书房,书房里摆设简单,

  窗旁的墙上,挂了一张浅浅的泼墨画,

  画里竹叶纷飞,一男子拂琴,旁边站着一个女子,纤指细点……

  怎么……这两女子,眉眼如此相似?

   不知怎地,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受……

   打开那本亲亲小爹,就让这幅画,静待有缘人吧……

  我把画夹回书中,套上“女戒”,归放到原处……

  看着窗外橘红色的余晖,又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摘自http://www.qifuwo.com/4_3826/4467309.html

 

除了〈翰林〉之外,還有〈指甲〉&〈夢醒-林墨〉也都很好看。

〈指甲〉是小舒探討八夫的每個人究竟是怎麼剪指甲的。............飛:算你厲害。珊珊,你這樣會害小舒以後不敢吃你做的飯。小離好恐怖。秋月好詭異。后弦與其說是熊,我覺得比較像貓磨爪子......風雪音(or楚翊)真可憐。鏡很可愛,會咬指甲。最正常最溫馨的是楚翊,兒子服務老爹。

至於〈夢醒-林墨〉......還記得幫千暮雪畫封面的是誰吧。這篇是林墨喜歡上小舒的故事,建議從〈序〉開始看起。剛開始看的時候有點莫名其妙,鬍子?誰是鬍子?看到後面才知道是林墨。總覺得林墨若是把鬍子給剃掉應該也是個美人,乾脆也收回家吧小舒!反正鏡不是說命中八夫是假的嗎,那就乾脆來個N夫臨門吧!玄明玉、遠塵、白歐倫、“先生”通通都收進來,淳于紫宸也最好快點跟冷月瑤離婚,組一個後宮,大太監就由鏡擔任,每晚翻牌子......

最後,是〈一根穿越的毛〉。傻眼,真是太有創意了!居然穿越到別人身上變成一根毛,欣賞每次小舒和八夫的嘿嘿,事後還品頭論足......

   除了看活的,我和公主无聊的时候还会经验交流。

  比如总结他们最常用的H对话,结果发现很雷:

  镜最喜欢说的是“还喜欢你看到的吗?”

  小飞会一脸坏笑的说“说你要”

  小舒“不……要……”

  小飞“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小舒香汗泠泠,呻吟着“不……要……”

  “要…”

  “嗯..求你…”

  “求我什么……”

  “求你要我……”

  于是..小飞再也忍不住……

  33最擅长的是:紧紧的抱住,仿佛要将小舒揉进身体里...

  喝过酒的临鹤的口头禅是:“小妖精....,你要弄疯我么?”

  勇猛的南宫每次都会威胁体力较差的小舒:“不要想逃,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从我面前消失。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找出来。

  所有人都会:H到高潮的时候,总会低吼一声

以上摘自http://www.qifuwo.com/4_3826/4467318.html

太經典了,豎起大拇指!

其他我也都有看,不過覺得功夫還不到家,像是寫太長看起來很不耐煩,或者是角色們的個性不到位等等問題。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娜娜
  • Better say nothing than nothing to the purpos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