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鳳

女扮男裝喜歡八卦的小狗腿、蛇鼠一窩的青梅竹馬、為老不尊的尚書爹爹、做人都很勉強做皇帝更勉強的昭和帝……加上縱橫古今第一大奸賊,橫霸千年第一大佞臣──當朝一品國師大人。

女主角沈眉是一位有點小聰明,古靈精怪、不學無術的主兒。愛八卦,愛看人熱鬧,一言以蔽之:「看見你不好,我也就舒心了」。有小聰明可以忽悠人,但對上男主角穆臨簡及當朝太子英景軒的時候就不太有用,忽悠不成反被忽悠。偶爾會犯點傻,特別是她與莫子謙青梅竹馬的那段,我捶地狂笑啊!

女扮男裝代替已死的哥哥--沈可--上朝,兩人長得很像,是不是孿生子我就忘了。

明眼人久了或多或少都看的出來,只是不說破而已。也因為女扮男裝,這位女主的嗜好是收藏春宮、上青樓、研究龍陽十八式......默默想到橘花散里的《將軍在上我在下》。但兩者是不同風格,這位沈眉小姐還是「勉強」有點女人味的......發現她居然會撫琴的時候我真嚇了一跳。

劇中人物都像女主一樣玩世不恭,從書中簡介就可看出來(部分貼在最上面了),那個皇帝更是嘆為觀止,「做人都很勉強做皇帝更勉強」,我真是一口水都要噴出來了。女主角的個性在愛八卦上跟她爸簡直一模一樣,父女兩人都是一朵奇葩!

 

本書人物極具魅力,女主角讓我喜歡的不得了不說,男主角說「過來,讓我抱抱。」的時候我內心小鹿亂撞啊!莫子謙我也很喜歡,可惜已經花落史家。

劇情埋梗上就不太高明,比如男主角的真實身分吧。看了楔子的「景楓」,再看看大皇子「英景軒」,有點腦子的都想得出兩人的關係、想想都知道到景楓=穆臨簡=二皇子,不用看後面我自己都猜的到......埋梗方式採前面無預兆,後面突然蹦出「女主角默默做了某事」的手法我不太喜歡。(難道是我太笨看不出來?)結局老套讓我很想吐槽,怎麼每個扯到皇子、將軍的最後動不動都要在戰場上「因保護女主而戰死」,而且是假死,目的是為了方便脫身過著隱居生活......

筆調詼諧幽默,每每令人莞爾,但個人感覺還不夠成熟。雖傑出,依然匠氣。可以期待作者幾年後的發展。

此外,在言情看多了之後,大多時候我都是看好笑,感情上能打動我的卻不多,而這部的感情,看似淡淡,有時卻意外地濃厚,是少數能觸動我的一本。

名句「萬水千山,歲月久長」。

每次看到這句都在心裡默默接「琴瑟在御,歲月靜好。」

跟我中文系的朋友講,他居然吐槽我這樣沒有對仗......

我:「我這是對感覺不對仗啦!」

他:「我幫你對『兩地孤月,琴瑟悠揚』。」

我:「......」不予置評。

就跟你說我是對感覺了嘛!這麼認真幹嘛?

 

 

 

 

 

 

 

 

因為用形容的很難準確描述女主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在此選一小段方才提到的青梅事貼上~

 

我與莫子謙的關係,本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我爹爹跟莫老將軍,都有撮合我跟莫子謙的意思。

不料,青梅跟竹馬,需得女子嬌羞,男子威武。莫子謙出生在將軍世家,自是從小威風,騎得一匹好竹馬。而我的成長卻十分不盡人意。

且說我從小做人便不太青澀,嬌羞更是說不上。每當莫子謙騎了竹馬來,我非但不站在門前,臉紅低頭地玩弄青梅花枝,反倒是氣勢洶洶地折了柳枝,沖上前去抽起馬來。

那年間,莫子謙也十分不濟,我抽得明明是他身下的竹馬,他也不知道躲閃,每每被我誤傷,便去找我爹和我兄長沈可哭訴,說我十分憎恨他,一看見他就要拿鞭子追著他抽打。

蒼天可鑒,我縱然是人小不懂事,但我從小就懂得如何以貌取人,像他這樣,長得水當當白嫩嫩的公子,我還是十分待見的。我那般玩耍,本是為了表達我跟他實乃志同道合這一思想。沒想到竟被他曲解至此,真真令人心悸,令人心寒。

既然青梅與竹馬產生了誤會,兩小之間也就互相猜忌起來。那以後,我只能說,我跟莫子謙是有緣無分,他雖然常常來我們家找沈可玩,見了我卻時常退避三舍。我五六歲那會兒,因沒瞧過別的小男童,心裡還仍舊裝著莫子謙的。

我爹說,男娃娃跟女娃娃不一樣,女娃娃比較婉約,男娃娃喜歡一些粗狂的,刺激的東西。

彼時我琢磨出了何為粗狂,何為刺激後,便時時在莫子謙來我們家做客時,給他贈些小禮物。我每每見到小小子謙臉色鐵青地從隨身的布囊裡,捉出我送他的死耗子,活蛤蟆,以及半死不活的大蝦米時,我便心花怒放地覺得,我們的感情又更深了一些。

後有一日,我認為時機已經成熟。便央求著沈可帶我去將軍府戲耍。那日真是天助我也,莫子謙偏巧沒在臥房裡,而是在後院習武。

我清楚地記得那是一個大夏天,滿園的夾竹桃開得天真又爛漫,還有束束的一串紅,很像我對莫子謙那飆升的情感。

我趁我哥去看莫子謙練武時,偷偷溜進莫子謙的臥房裡,掏出我預備好的三個方形小竹簍子。

我曾在尚書府做過無數次試驗,若放三個小竹簍子在瓷枕之下,竹簍子尚能安好無損,但倘若有人枕於其上,那麼竹簍子便直接折損。

另外,我又花了整個五個下午,捉了七十來隻活蹦亂跳的蚱蜢,將它們分別放於三個竹簍子裡面。待一切佈置完畢,我心滿意足地想:待會兒,若莫子謙回房午休,枕在瓷枕之上,則聽那竹簍“哢嚓”一裂,裡面的蚱蜢鮮血迸濺,些許倖存的蚱蜢大概會如水珠般飛濺出來,跳得到處都是。這番際遇,那該是多麼的粗獷,多麼的刺激。

而作為一個男娃娃的莫子謙,該是多麼的歡喜。他知道這一切是我做的之後,又該是多麼地喜歡我。

我布好局,便有了期待。有了期待,便有了忐忑,我生怕莫子謙不去午睡,如此,我便來不及告訴他這是我的功勞。

我左也盼,右也盼,皇天不負有心人,我終於等來了莫子謙。我歡喜地目送他進房,他古怪地看了我一眼。

縱然他這古怪地眼神有點讓我心寒,但我知道,等待是痛苦的,而前途是美好的,總有一天,他會深深地看著我,彷彿我是那天邊的月亮。

屋子裡靜默了一陣後,果真傳出莫子謙“啊呀”一聲欣喜的叫喊。我正預備沖進去搶攻,卻聽屋裡“劈裡啪啦乒乒乓乓”一陣亂響,木門刷地一開,莫子謙跌跌撞撞地跑出來。

我正欲叫住他,不想他竟然心有靈犀地回過頭,睜大眼睛地瞧著我。則見他衣衫上,臉頰旁竟是血跡。襟子衣擺還有幾個蚱蜢憤憤然地跳來跳去。

莫子謙瞪圓眼睛,提著一個破竹簍,抖著唇問我:“你、你、是你吧?”

我一驚,卻不料他已然猜到這是我所為。看來他還是蠻瞭解我的嘛。我正欲走上前去,跟他表明心意雙宿雙飛,不想他竟然猛地將竹簍往地上一摔,在原地晃了晃,顫抖著飛奔著離開了。

自那以後,我爹便不許我去將軍府找莫子謙了。他說我將莫子謙傷得太深,近期內,莫子謙一見我,便容易想到蚱蜢。

我自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時間是良藥,久而久之,我心裡便也不怎麼裝著莫子謙了。

 

看完這段的感言:女主是個人才啊......(茶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