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重聲明,本文純粹私人抱怨用,有劇透還沒看過不想先知道者、喜歡本書者請不要點進來

 

憑良心講,這本書其實已經有一定的品質,對於純粹融入書中劇情化身女主角、享受無盡寵愛呵護的女人而言是很不錯的。

如果早個幾年,我也許會喜歡這本書。不過現在看這本書,我純粹覺得這本書的感情非常不合邏輯。這本書雖然是言情,但我覺得書中感情虛偽讓我噁心,甚至根本沒有真正的「愛情」可言

書中的男人完全是愛上女主角的皮相才會對他好,除了司馬紹的弟弟已經心有所屬幾乎沒有被女主迷惑以外,人人都愛上了那張皮相。

女主角周小史說好聽是「單純、不愧為亂世中最為特別的存在」(摘自<序>),其實只是個小白癡。什麼都不會做、會使小性子......誰給金珠子就跟誰走。第一集前半段喜歡司馬紹喜歡的死去活來的,後來皇帝司馬鄴對他好點就慢慢變了,到最後是愛死了司馬鄴。我只覺得這女主角只是個誰給糖就跟誰走的無知小女孩,不知何為愛情,也給不了我在所期待的「浪漫」感覺。這本書看到後來只是快速的掃過一遍而已,沒有愛真的很難認真慢慢看。看到都想把書名改成「白痴皇后」了......

男主角們也不怎樣。

司馬紹,對女主角而言是母雞般的存在,在被沉湖後救上來第一眼看到司馬紹......這不就是剛破殼的小雞看到母雞嗎?然後被裝在棺材裡帶回家,遊城示眾順便隨意找個名目打十鞭根本神經病。喜歡的時候寵她,生氣的時候就隨便對他。「愛她」?我只覺得可笑。他得不到小史的愛我一點也不同情。咎由自取。

皇帝司馬鄴,初見面就動手動腳摸來摸去調情,我只覺得下流噁心很沒自制力。霸道的男人使女人意亂情迷,可放在這司馬鄴對上周小史的劇裡,我只覺得他在強姦幼女。半點風流倜儻的韻味都沒。初期跟司馬紹同一程度,沙豬的非常讓人討厭。後期好上許多,會為周小史著想,體貼加分,仍然不及格。

哥哥周一史(非親兄),同為喜歡周小史的人,我也覺得他喜歡小史喜歡的很虛偽。其證言來自周二史:自從周小史進了周家,原本愛護她的哥哥把這份重視泰半轉移到小史身上。(證據請看這段:(1)直到有一天,她開始發現,她唯一的大哥漸漸不再對她好,而是對改名為周小史的女孩關懷備至。(2)臨走那天,以為周一史會挽留她,結果挽留她的卻是周小史。)

回事?說變就變,多涼薄的人啊?

你說喜歡吧,人家要把你心上人沉湖,你只在旁邊乾站著冷酷以對又是怎樣?人都要死了耶!!!我就不信哪個人眼睜睜看心上人去死會這麼冷靜自持的啦!

其他炮灰女配通通衰的要死,最衰的就是純顏(又名周二史),在小史出現前有哥哥呵護,嘔氣跑去司馬家,先有司馬紹兄弟兩人愛,後有皇帝司馬鄴討去當純妃,小史出現後又變成沒人愛,「拿純妃換小史」。這不是過時的玩具是什麼?甚至換的人其實也根本不想換回來吧?司馬紹的弟弟到底是否真愛她我也覺得值得商榷,感覺不到愛。純顏痛恨小史,對小史及其他人做的惡毒事我一點也不生氣,只覺得純顏可憐可悲。此外,看一看之後我覺得純顏的真正喜歡的是哥哥周一史,不是司馬家兄弟也不是皇上。

原本還有一點很懷疑,就是書中再三強調「純顏和小史有三分像、純顏有點傻」什麼的......想通以前養的其實真的是小史後就不打算抱怨這點了。不過解決了這題......難道接回了另一個女孩不會發現長相、性格不一樣嗎?發現新吐槽點。

(PS:真正的鮮卑公主是純顏,書底寫的是晃點讀者的~)

 

對於周小史,我只覺得她是個美麗的玩物。她的美令所有人傾倒,卻沒有一點自己的意志,逆來順受、任人玩弄。開心的時候放在手中把玩,生氣的時候隨手一丟。不只是司馬一族,劉家的人也是。她唯一有點骨氣的就是「只做司馬鄴的皇后」。

我不喜歡大多數的言情小說、少女漫畫,這只是其中一本。這些言情少女共同的公式就是「女主角不需要做任何事、甚至不需要任何優點就可以得到所有男主男配的歡心」。小時後的我曾經看著這些書,期待這種事。現在看來只覺得荒誕可笑,想問一句「你憑什麼?」就憑長的美嗎?容顏會老、何況一開始就長的不夠美的人呢?我們都只是平凡人,不能期待這種事。美麗不是錯誤,錯誤的是仗著美麗就覺得什麼都不做、任性撒潑使性子都可以的心態。

所以我不喜歡天真無能的女主角,也不喜歡穿越到過去只會拿現代知識逞威風的女主角。

這本書的文筆我無法評論,但角色的感情邏輯實在有待加強。

 

最後再說一次,本文純粹私人抱怨用,喜歡本書者請不要點進來開頭就聲明過了,自己好奇點進來看了之後很生氣的,麻煩把怒氣吞到肚子裡,不要留言罵我哈。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