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雨煙,一個武功深不可測的瘸腿書生。故事個一開始,他帶著書僮仇書欲過江回母親墳前上香,卻遇見了朱屠夫找碴。朱屠夫自然打不過人家,找了李管家,李管家扯上金三,金三扯上金土幫以及上頭兩位兄長,金家扯上江湖各大門派。來的人越來越多,竟是整個江湖的知名人物都來了!

江邊集金家,好大的勢力!

怨結了,你也甭奢望從普通村民手中買東西了。不過沒關係,上門挑戰的金土幫貢獻了露天廚房。

他們就因此滯留在了江邊,江湖各路高手打來,見招拆招,權不似其它俠客們有著光鮮亮麗的招示。因為王雨煙實在太快了!上門挑戰之人,有些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敗下陣來的。就像妖術一樣。或一手拿扇輕拍、輕點,或空手點個幾下,刷的就被放倒。我實在沒法好好形容,王雨煙出手快,且乾淨俐落。

王雨煙腿有殘疾,天生的,以往每日需用開水燙過一回,但經金家這麼一攪,他自然沒法弄到乾淨的水。故事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便說起他腿傷,最後一戰竟暈死過去!金家老大欲趁機制之死地,幸得"兔爺"出手幫忙。

整本書理,最讓我感到快意的便是最後的"玉帛舞步",化干戈為玉帛之意。乍聽之下挺美,不過倒是恐怖至極。

王雨煙孤身一人對上武林頂尖的七大高手,本以為,若是一對一尚能贏,圍攻則不得,不想最後靠著靈機一動所創出的玉帛舞步漂亮贏得滿堂采。

 

看完了整篇文,我還看了自序、後記和推薦文。裡頭比較了金庸、古龍等寫武俠的名手。過去,我其實是不看武俠小說的。不知為何,就是鬼使神差的不去看。所以他們的評論我其實不懂。不過自序的地方有提到一些精采的內容部份。王雨煙,作者黃健,寫武俠的手法偏向嘲弄意味。

諸如書後寫的幾句:

好人做壞事,比起壞人做壞事,更加可惡!因為他們一定要污陷你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才會心安理地對你下毒手!結果讓你被害了還落個壞名聲!(p.174)

把事鬧大,江湖多數人不就為著個活唄!風平浪靜如何活人?!(p.173)

另外,還有一句是我自己節選的,就寫在微積分講義封面上:

天下事往往就是這樣!各人有各人確信無疑的理由。(p.176)

之所以節選這句貼出來,是因為我以前也想過這種事,稍微有些感觸吧。

 

裡頭除了王雨煙和仇書以外,分成了兩類人。

一類是江湖中人。對他們來說,「生命誠可貴、義氣價更高!若為面子故,兩者皆可拋!」大約如是。

另一類就是普通老百姓。欺善怕惡是典型寫照!

序中這樣寫:尋常百姓懼怕惡人,卻吃定良善之人不會對他們做出惡事,反而倒過來欺壓良善之人,這就是社會,勢利而且真實的社會。

說實在,我對這些死老百姓的感想是:欠揍!欠欺壓!

唉~人性究是這樣。

人家不打你,你非要惹人家揍你一拳。被揍了一拳之後,反而哭說你打他。

又或者像是某些犯賤的人。某些有家室的人偏愛去找第三者,弄得雞犬不寧。

另一些則是"習慣"當第三者。有時候我看聯合報便會看到這樣的事:某女以前當人家第三者,這行業自然作不久,分手以後,卻再度成為第三者。

感覺像是犯賤犯成了習慣,無法輕易改掉似的。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