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相公上中下三冊,昨天剛看完。據封底介紹是晉江半年榜首推傳奇力作。

打破物種限制的「人獸」戀曲,最多動植物昆蟲爬蟲友情客串的「妖獸」愛情喜劇。

封底故事內容簡介是這樣說滴:

正值雙十年華,一手打下江南絲織市場的桑娘,一心只想當個幸福快樂的單身貴族,能不嫁人就不嫁人。但是不嫁「人」也不能嫁給「畜生」吧!看著新婚丈夫深下那條毛茸茸的「皮草」,桑娘真的是滿臉黑線,這個......應該只是衣服的配件吧,她拉了拉,又扯了扯,最後使勁一拔,終於讓她那喝得不醒人事的相公回了一句:「不要拽我的尾巴......」

 

嗯......人與妖的配對,少見。狐狸精一般說的都是女的,這回還成了人家相公......就我個人讀書經驗,每當我看到狐狸精,而且還是“公的”的時候,多半都是出現在BL小說裡。

開頭就從桑娘出嫁說起。

桑娘不想出嫁,於是效仿童話故事《竹取公主》,出三道題,好讓上門求親的人知難而退。

1.嫁妝裡要有“霓裳羽衣”

2.做一幅畫中物會動的畫

3.從九蛟纏珠球中取出正中央那顆金豆子

任一樣都不是常人所能辦到的。但那是常「人」,不含妖怪。

有天來了隻狐貍,帶來傳家寶“霓裳羽衣”,靠智慧破解了“畫中物會動的畫”,利用小蛇取出正中央那顆金豆子。

上轎,出轎,跨火盆,握蘋果,拜天地,頭暈眼花中完成了整個婚禮的過程。

洞房花燭,怪了,喜袍上狐領嗎?怎地滑落到背後了?

一句「不要拽我尾巴」,桑娘整個人石化,再也不能抑制地,發出了一聲尖叫。

外院,王大娘:「老闆這是在經人事呢。明天早上好好恭喜她。等到你們經人事的那一天,也會這麼叫的。」

 

狐狸相公既然生為狐狸精,一副好皮相那是絕對有的。

禍害啊!真是禍害!一個男人怎麼能漂亮到這個程度!看他身材修長高大,滿身儒雅書卷氣息,偏偏一雙眼睛生得勾魂奪魄,顧盼中流動出光華。此刻這光華掃過何處,何處便冒出小姑娘興奮的尖叫聲。

這樣好皮相的狐狸精,除了人類女子,多的是愛慕他的妖。先是奔來一隻河神的女兒金魚,後有未婚妻蛇妖竹青。

桑娘也是個好女子,愛慕者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同樣不惶多讓。修為兩萬年,生長在地府的蘭草,俗稱月夜幽蘭,名喚汴滄月。一開始沒提的是,月夜幽蘭又稱九陰草,具起死回生功效。嗯,怎麼好像身家調查?......會記得這麼多是因為我超愛汴滄月嘎啊啊啊──(眼冒愛心昏倒)

然後是一隻狼妖,俗名黑東生,小名大狗,完畢。

最後是開頭就有提到,提親失敗的平西大將軍魏陽。這個魏陽呢,表面上是提親失敗的,實際上則和桑娘做過假夫妻。這個事實在中卷Page71得到印證。

魏陽很愛桑娘,非常愛,超級愛,愛到瘋狂,不擇手段也要得到她,但最後理所當然是失敗收場默默退場永不相見。

 

讓我們跳過繁瑣的一個妖、又一個妖跳過來找碴,其意義只為證明兩人堅貞不移的愛情。歐說到這個我都要哭了,為什麼這樣美好的愛情只出現在小說裡?神啊佛祖啊玉皇大帝啊,如果有來生我要投胎到小說裡,要當女主角,還要有有好結局的小說,左擁右抱會讓我更開心......

 

小說中間或提到一兩次“鎮印”、“九龍壁”,有眼人都看的出來這是在鋪梗,最後揭露了這狐狸相公原來打從一開始就沒安好心。

先是一把冰魄血刃是藉由桑娘的血液養就而成,在陰年月圓之時煉化她的靈魂永世不得輪迴。而這冰魄血刃除了平時戰鬥好用之外,更大的陰謀原來是要拿去破九龍碑、取鎮印。老娘我看到這就心頭火起,好啊你這般不安好心,“原來這所有一切竟是假的嗎”,勾起我不太愉快的回憶,那件事至今耿耿於懷。

果然還是我看上的汴滄月比較好,雖然一開始是害她的,但後來所做一切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那體貼的心意簡直和《綰青絲》裡的雲崢有異曲同工之妙啊!

桑娘心裡的痛是一個原因,種種因素導致她身體不好是另一個原因,天殺的兩生樹碧落在桑娘身體不好時綁架她也是個原因。弄來弄去桑娘最後還是回到平石鎮,身子弱、快要被刀煉化又內心受重創,還跑去幫別人的忙除妖──此時汴滄月已收回注入在桑娘體內的木靈之氣(功效:桑娘發生危險的時候可以立刻察覺趕去救她)──結果是可以猜到卻又令人不敢置信的──死了。

汴滄月還是有去救她,同那殺千刀的玄天青一起。收回木靈之氣,找到人的時候桑娘已經死了。汴滄月有點發狂的傾向。

兩萬年的修行又如何?成佛成魔又如何?枉他空據一身妖力,卻連一個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汴滄月仿若抱著一個易碎瓷器般擁住了桑娘,抬頭看著直起身子再度向他走來的玄天青,眼裡冒起森然的殺機,「她在生之時,我依從她的意願讓她伴在你的身邊。而今桑娘已死,佛也好,魔也罷,這世間再無任何人能將她從我手中奪走。」

說真的畫面這麼感人我真的不想吐槽,可是深刻入骨子裡的習慣讓我很想涼涼的在“汴滄月仿若抱著一個易碎瓷器般擁住了桑娘”後面加個"(的屍體)"變成→“汴滄月仿若抱著一個易碎瓷器般擁住了桑娘(的屍體)”......嗯這樣讓汴滄月看起來好像有戀屍癖。

同時默默的想,小說裡形容男人抱著心愛的女人總是形容他“抱著易碎物品”......

我:「......。」

胡扯東拉西摸寫了這麼多無關緊要的事,現在切回主題。

最後,桑娘復活了。而且成妖了。和她的狐狸相公生了個小屁孩,過著妖精眷侶的幸福生活。

原本要犧牲的是桑娘的親親老公玄天青。「傳說青丘九尾妖狐數萬年才誕生一隻渾身玄色、獨尾,兩眼冰青的玄狐,此玄狐若成妖法力高強,且其血具有起死回生的藥效,所以上古時期幾尾玄狐都不得善終。不知傳聞可真?」

不過最後還是下不了手,決定幹回老本行──去黃泉路上截住(or打劫)桑娘的魂魄。然後摘九陰草給桑娘服下。

前面說過了,九陰草=暗月幽蘭。生長在地府裡的暗月幽蘭→=汴滄月的真身。

何況搶劫了鬼差,你難道天真的以為不會有追殺?笑話!

於是,汴滄月犧牲了。

為何他能為她犧牲到如斯地步?她終其一生都將帶著他給的生命活下去了......

恍惚間彷彿憶起昏迷之時,汴滄月在靜夜中立於她的床頭,微微俯低了身子,「桑娘,妳可曾為我動心?」

我:「......就算她沒動我也動了。你娶不到她就來娶我吧!」

 

大家都以為汴滄月死了。然而置之死地而後生,這是他的天劫。他成佛了。

我:「親愛的你不要走~~~」

 

 

 

本來只是想寫心得,不知從何寫起,最後卻變成想到什麼寫什麼,大抄特抄小說內容。打網誌的時候小說就放在手邊,一邊打一邊查詢我要的材料。這篇網誌打得真長,像是在練打字似的。

創作者介紹

喵喵物語的筆記

phoebe0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